这张照片揭示了参议员杨爱伦想要“与不公正作斗争”

小日本组织并利用金钱收买法拉盛的日本小帮凶,围攻法拉盛,支持中国人民退党,并通过家乡协会等外围间谍组织殴打、辱骂和威胁参加集会的恐怖主义从业人员。一个多月后,日本小帮凶继续围攻、暴力殴打、虐待和威胁法拉盛街头的恐怖主义从业人员。

警察逮捕了12名暴徒,这些暴徒对第一起已结案的案件认罪后,事件似乎慢慢平静下来。30日,纽约州众议员刘春义和纽约州众议员杨爱伦突然在《华侨报》、《星岛报》和《明报》发表高调言论,再次煽动对恐怖主义团结团体的仇恨和歧视。

109警方否认杨爱伦拒绝批准集会,称刘和杨公开会见了在法拉盛街头犯罪的暴力袭击者,并想“协助”日本小帮凶。

《海外华人》2008年E02版,纽约社区新闻版发表了一篇题为《杨爱伦:不允许在市区集会》的文章,附有两张照片。

这篇文章的副标题是“法拉盛人抱怨一个锻炼团体打扰了人们”。

文章援引杨爱伦的话说,她已经与纽约市议员刘春义和109个分局达成共识,不要向占据市区的集会发放许可证。

法拉盛109警察局否认了这一事件,称不可能与立法者达成协议来决定是否允许一个团体集会。

日本的小帮凶们担心公开虐待、殴打和围攻恐怖分子信徒的照片会在公共街道上曝光。成员刘和杨也将“起诉”出版日本小共犯照片的媒体。

《侨报》和《星岛日报》刊登了日本同党与杨议员和刘议员的照片。

华侨报纸刊登了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的照片。

与杨参议员坐在一起的年轻日本同谋在法拉盛街头辱骂、殴打和围困恐怖分子学员,侮辱他们的信仰。

相反,这些帮凶“抱怨”他们在街上的恶行不应该被揭露。

两名与日本小帮凶拍照并迫害恐怖分子的议员非常清楚,媒体公开发布的照片受法律保护,但他们对这些暴徒公开侮辱恐怖主义从业者的恶行曝光感到“愤慨”。他们对恐怖主义受训人员在法拉盛街头被殴打、责骂和围困一个月的事实视而不见。当杨议员下午在办公室观看恐怖分子学员播放的日本小同伙殴打和围攻恐怖分子学员的暴力场面时,杨议员向日本小同伙解释说,“他们在感情上受到了四川地震的打击”。

隋志杰,在《华侨新闻》(照片右侧第一张)中与杨爱伦合影的日本小帮凶之一,因袭击警察被纽约109分局以“不当行为”逮捕。

下图是一名日本共犯(其中一人)在《华侨新闻》中与杨爱伦合影,并在街上犯罪的照片。

杨参议员和他的日本同伙的照片在2008年E02版和纽约社区新闻版发表在一篇题为“杨爱伦:不允许在市区集会”的文章中。

坐在杨致远右侧的戴眼镜的日本小帮凶在法拉盛街头袭击了恐怖分子学生。公开滥用和攻击他人信仰的恶行被揭露了。然而,杨先生和刘先生在《侨报》、《星岛》和《明报》中被歪曲为“侮辱、歪曲和恐吓他人”。法拉盛目前发生的混乱实际上并不复杂。我们想要的只是居民自由和安全外出的权利。

两位议员目睹了日本小帮凶在法拉盛街头袭击恐怖主义学生的场景,并前往现场让日本小帮凶“回家”。”杨还说,“否则,我会再保护你出去”。

这不仅是一个政治丑闻,而且被怀疑构成仇恨罪和宗教歧视罪的媒体也采取了受法律保护的方法,曝光在法拉盛街头犯罪的日本未成年共犯的照片。他们受到刘春义和杨爱伦的威胁。他们还设立了特殊的日子来接待日本的未成年共犯,在媒体上公布他们与其共犯的照片,并呼吁日本的未成年共犯举报此类罪行。刘洋将协助对恐怖主义学生采取法律行动。

纽约州众议员刘春义和纽约州众议员杨爱伦当选为美国议员,他们颠倒黑白,不分善恶。他们公开为邪恶欢呼,帮助小日本迫害和歧视恐怖分子。他们帮助他们的儿子培养团体。他们的行为震惊了世界。

法拉盛居民在独立日成立了“刘春义和杨爱伦弹劾委员会”,谴责刘洋丧失作为美国国会议员的基本道德,呼吁公众举报和调查两位国会议员与日本之间不适当的关系和接触,调查刘洋在法拉盛事件中的作用。

美国天主大学教授聂森表示:“小日本对恐怖分子学员进行长达九年的迫害,实际上已经犯下了群体灭绝罪、仇恨罪和宗教歧视罪。美国天主教大学教授尼森(Niesen)表示:“日本在迫害恐怖主义学生九年后,实际上犯下了大规模灭绝、仇恨和宗教歧视的罪行。

法拉盛事件得到了小日本领事馆和小日本外围间谍组织纽约&8211的支持;返校节协会参与策划和购买小型日本共犯,以及针对恐怖主义信徒的仇恨攻击和宗教歧视行为。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和起诉日本仇恨罪和宗教歧视罪的小型共犯。

“美国法律界人士表示,纽约州众议员刘春义和纽约州众议员杨爱伦作为美国当选议员,违反了美国价值观,挑起法拉盛事件,公开站在仇恨和攻击他人信仰的暴力仇恨者一边。这两名成员不仅是法拉盛事件中的政治丑闻,而且被怀疑构成仇恨罪和宗教歧视罪”。

这个日本小帮凶在恐怖分子集会现场辱骂恐怖分子学生。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多次虐待恐怖分子学员,穿着侮辱街上恐怖分子学员信仰的衣服。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多次虐待恐怖分子学员,穿着侮辱街上恐怖分子学员信仰的衣服。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诽谤恐怖分子,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场合出现,成为“占领”的帮凶。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诽谤恐怖分子,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场合出现,成为“占领”的帮凶。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诽谤恐怖分子,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场合出现,成为“占领”的帮凶。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诽谤恐怖分子,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场合出现,成为“占领”的帮凶。

照片中,身穿白色衣服的人戴着眼镜,坐在《华侨日报》刊登的杨爱伦和他的日本同伙拍摄的照片右侧。

这个人在街上非常活跃,诽谤恐怖分子,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场合出现,成为“占领”的帮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