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隆的心已经实现

猪肉生产商万洲国际(Wan chau international)在4月首次公开募股失败后东山再起,最终成功“突破”:8月5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正式上市。上市的第一天,其股价上涨了7%以上。根据行业分析,上升因素不仅是由市场驱动的,还与最近国内股市的逐步上涨有关。

然而,万洲国际的营业额和周转率并不是特别高,所以万洲国际的市场预计需要更有利的支持。

此外,其开盘价仅比投标价高10%,这也显示了市场对其市场的审美疲劳。

尽管万洲国际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较之前的失败融资缩水了60%,但对万洲国际董事长万隆来说,万洲国际的“掌舵人”最终还是能够沉下心来思考万洲国际的下一步行动。

一直热爱自己工作的万隆在公开场合有“屠夫”的野心,喜欢把自己描述为“只卖猪肉”,因为他掌管着中国最大的生猪加工企业,所以万隆也被媒体戏称为“中国屠夫局长”。

屠夫不是屠夫,他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普通”,但是他隐藏着国际野心。

“开盘反弹很好,接下来将考虑未来的收购机会。该公司未来将在全球扩张。

”万隆在开幕式上说道。

根据8月5日公布的全球发售结果,万洲国际25.67亿股的全球发售共募集到159亿港元,每股定价约为6.2港元。

扣除发行成本及其他因素,筹集的资金净额为152.79亿港元。如前所述,这部分募集资金将用于偿还三年期银团贷款。

虽然上述资金仍难以弥补万洲国际当时为收购美国猪肉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而欠下的40亿美元巨额外债,但却无法阻止万隆挑起万洲国际下一轮海外扩张。

万隆对此表示,“公司目前没有进一步收购计划,但国内发展方向主要是建设和海外扩张。

它将通过品牌整合、食品安全控制和人才吸收实现全球协同效应。希望此次上市将加速商业全球化。

事实上,双汇国际更名为“万洲国际”的由来早已为公司国际化奠定了基础。自去年对史密斯菲尔德的巨额投资以来,万洲国际一直没有停止“出海”的野心,包括与墨西哥阿尔法集团旗下的SigmaAlimentos食品公司密切跟踪,以及完成对西班牙科姆费尔食品公司(Combefer Foods)的要约收购。

早在去年3月,万隆还公开表示,他希望双汇成为一家重要的跨国公司,世界三大肉类公司之一。

为此,他曾提出“三个转变”的战略:一是产品由高、中、低三个档次转变为中、高三个档次;二是从过去的速度效益型转变为安全规模型。三是将双汇集团转变为大型国际公司,努力使双汇尽快进入国际肉类行业的前沿。

目前,万洲国际面临上市后的下一步行动。东方埃德加农业咨询公司(Oriental Edgar Agricultural Consulting Company)分析师马文锋认为,通过并购进口的猪肉仅比国内普通肉类没有优势,因此将进口猪肉定位为高端是最佳政策。

同时,向美国出售中国肉类也是可行的,以便在全球范围内分配资源。

即使有物流成本和关税成本,中国猪肉价格在海外也有优势。

高额回报引发猜测,在万洲国际上市的过程中,除了业界关注的高额收购资金和巨额债务外,最引人注目的恐怕是去年10月成功收购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的近6亿美元股权回报,其中包括万隆的两名高管。

去年收购完成后,万隆不仅赢得了5.731亿股普通股。

负责投资、并购和融资的执行董事杨志军也获得了2.456亿股。

两位高管共获得8.187亿股,相当于万州国际扩大股本的5.6%。

只有40岁的杨志军是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主要交易者之一。

这引发了人们对现年74岁的万隆是否计划提前退休的猜测。

“万总对双汇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从一家资不抵债的肉品厂发展到今天的香港上市企业。

获得股权奖励也是正确的。

此外,股权激励计划也得到了股东大会的批准,这并不排除将来会有类似的行为。

”万洲国际的相关负责人说。

过去50年,万洲国际的前身双汇的经验几乎代表了中国企业的成长历史。

在20世纪50年代,它是由当地政府投资建造的。20世纪80年代,退休的万隆接管了这家小工厂,担任厂长。20世纪90年代,品牌培育开始了。这种独特的火腿肠产品在中国城市化带来的市场中发现了巨大的空并得以快速增长。上世纪90年代末上市完成后,国有股开始逐渐退出。2006年,在高盛和CDH的参与下,万隆和管理层终于通过一系列迂回的方式成为企业的首脑。

“他现在身体很好,人也很专一,被分配到军队肉品厂后赔钱,但他仍然愿意背起包袱,从接管肉品厂开始,就下定决心一辈子从事食品生意,从来没有想过投资外面的生意。

熟悉万隆的河南肉类协会主席刘程心也认为,万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会退缩。

从资本市场来看,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认为,万隆作为万洲国际的业务领导者,在年初首次公开募股时基本上是一个边缘决策者。大股东希望以特殊激励性质的巨额股份换取管理层对膨胀的首次公开募股的支持与合作。

然而,在首次公开募股如预期那样碰壁后,万隆领导的管理层不可避免地再次承担了首次公开募股的关键工作。毕竟,如果IPO失败,管理层将面临偿还收购融资债务的最大压力。

因此,经过权衡,大股东最终妥协了。

“高管的巨额红利实际上是上市公司新增的股票。如果上市公司的利润保持不变,那么新增的巨额股份就相当于稀释了原股东的每股收益。最后一个激励因素是市场的巨额利润空。

因此,除非万洲国际产生令人信服的结果,否则不会推出类似的股权激励计划,但不会排除市场批准范围内的小规模股权激励计划。

”沈梦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