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走进国家大剧院

10月13日晚,一部充满伟大作品的原创歌舞剧将在国家大剧院正式首映。

这部代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和青藏铁路开通9周年的作品,被一些评论家认为代表了音乐剧的最高水平,并被业界誉为创作的新标杆。

梦的解释将传统和现代有机地结合起来。“很难想象在歌舞戏剧中,神圣、神秘、壮丽、纯粹的藏族文化、原生态舞蹈和现代西方艺术能够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首映后,观众黄先生仍回味悠长地说,梦的诠释可以说是近年来他所见过的传统艺术和现代气息的最佳结合。

据报道,对梦的解读是基于“火车进入拉萨”,讲述了一名摄影师深入西藏腹地,在暴风雪中被藏人救下,险些丧命的故事。然后,他帮助身患重病的藏族妇女到处就医。最后,青藏铁路通车后,他去了内地治疗这个感人的重病故事。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创作之初,该剧的主要创作者就去西藏采风。无论是从故事本身、艺术表现形式,还是从舞蹈者的角度,梦的解读都追求西藏特色的恢复:故事是根据该地区的真实事件改编的;然而,主要创作团队不仅邀请了在中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的藏族大男孩白马·策林(Baima Tsering)在梦的诠释中发挥重要作用,还邀请了班戈民间舞蹈团的21名舞者,最大限度地展示藏族音乐舞蹈的文化特色,真正呈现黑仔、堆河、郭庄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了解,为《珍珠港》、《加勒比海盗》和许多其他著名电影创作音乐的德国作曲家克劳斯·巴德特(klaus badelt)是《梦的解释》的作曲家。编舞是尹梅,终身教授,纽约城市大学皇后学院舞蹈系主任,擅长后现代舞蹈。

世界著名的亚历山大弦乐四重奏第一小提琴家、梦想成真音乐制作人杨格芳(Yang Gefang)告诉克劳斯的成功合作,藏文原创音乐不受语言和肤色的限制,这才是艺术的真正魅力

看完演出后,北京藏人建筑援助工作者协会主席、释梦高级顾问毛如柏说,“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西藏艺术如何在新时期继承西藏历史和文化,变得丰富和现代,是西藏艺术家必须思考的问题。

对梦的解读实际上实现了祖国大家庭团结互助的梦想,西藏与祖国紧密联系的梦想,西藏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的借鉴和融合的梦想

希望释梦能成为藏族传统文化艺术与现代乃至西方当代文化艺术的有机结合,充分体现藏族文化的光辉。

“六个月是完成一项伟大工作的最快时间。”自从梦想项目成立以来,但是在短短的六个月内,我们已经完成了综合排练。

释梦首席制作人兼升平加总裁张远坦言,在这六个月里,释梦团队完成了一系列创作,如剧本创作、音乐舞蹈编排、服装设计、合成排练等。过去,像《释梦》这样规格和质量的剧本至少要花几年时间才能完成。

这使得袁梦不仅是业内歌舞戏剧制作速度最快的地方,也是“世界顶级”的制作水平,这可能会成为中国歌舞戏剧未来制作的基准和参考。

就在首映式前一周,来自皇家爱乐乐团、伦敦大都会交响乐团(LMO)的音乐家和好莱坞的录音师完成了梦想交响乐的录音和合成。

这是中国歌舞戏剧作品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世界顶级团队跨国合作录制。

对此,张远开玩笑说,这显示了释梦在制作形式上的创新优势:这种释梦是以制作人为核心创作的一部戏,这种新的制作形式最大的特点是耗时更少,质量更高。

张源解释道,其实时间的节省并非是通过缩减质量,而是时间的合理错配、以及将不必要的时间精简而形成的。

“我们之前已经无数次缩短了排练时间,没有必要等到所有的服装都就位后再进行合成。

“比如说张远。

传统和现代的结合努力“走出去”排练梦想。张远说,首先是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和青藏铁路开通9周年。然而,将民族与当代艺术相结合的独特方式更为重要,因为这种中国歌舞戏剧将来可以走向海外,为世人所知。

“民族是世界的,民族色彩越浓,在国际上就越广泛。

“创作之初,主要创作团队积极创新,在艺术形式上大胆尝试,希望在不同的民族文化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为世界不同地区的观众所接受和喜爱。

张远说,国籍不是障碍,而是优势。只有以自信和宽容的文化态度创作作品,作品才能真正走向世界。

发表评论